落花辞

好开心,我终于不是非洲酋长了,第一个sp纪念。

小剧场之花吐症

※人物ooc

※防雷预警

※文笔虐渣,请见谅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街角处,一位少女埋着头,跨步向前走,杏一时不察,与她撞了个满怀。


“嘶——”


杏揉了揉被撞的肩膀,低头看着那位少女。


少女闷闷地轻哼一声,带着些许哽咽,推出了杏的怀抱。杏这才发现少女那红红的眼眶。


少女似乎不愿让人发现自己窘迫,哭泣的样子,绕开了杏,带着哭腔的声音飘进杏的耳中:


“雪名(自编的)这个笨蛋!”


同时,几朵浅黄色的花从少女口中飘落,顺着风飞舞,最后停在了杏的肩头。


杏捻过花瓣,看样子是雏菊花。


是花吐症吗……


突然,杏想起了前些天看的报道:


『接触过花吐症患者所吐花瓣的人,也会感染上花吐症』


“啧,不会这么倒霉吧…”


正说着,喉咙一紧,她连忙低下头,掩着嘴,吐出了一朵花,那蓝色妖姬安静地躺在手心。


是这样漂亮的花吗…


杏高举着这有些半透明的花,微眯起眼。


正对着阳光,花瓣的边缘隐隐有些发紫。这变幻叠加的蓝紫色不禁让杏想起了一个有着相同眸色,十分温柔的少年。


来到学校,杏恍惚地上完了课,午休时,想去舞蹈教室一个人待会儿。再沉默下去,会被发现的吧。


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有花吐症的话,虽然不会嚷着要我说出暗恋的人,但引起议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杏叹了口气,只是,自己也不清楚,暗恋的到底是谁呢。


那么这样的自己,该怎样解开这「花神的诅咒」呢?

打开教室门,一个修长的身影在落地镜前伸展着,米黄色的细软丝发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气中晃了两下。

杏已然从镜中像认出了对方。


只是…岚姐姐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我记得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安排舞蹈教室的有关课程,所以才想着来这里的…杏暗自思忖。


不过既然有人在,她要另觅静处了。


杏往门外走,想要带上门悄悄离开。


然而岚同样从镜中注意到了杏。


“杏酱~看到姐姐为什么不和人家说一声呢,想要偷偷逃走吗?真是狡猾的孩子~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
杏身形一顿,心中暗叫糟糕,现在的自己该怎么和他打招呼呢。


干脆快速地逃走好了。


这样的念头刚刚冒出,温热的身体就从身后靠了过来,双臂禁锢在杏的腰间,几缕气息像撩拨小猫似的,在耳畔环绕:


“嗯哼~都说了不许逃哦,乖乖和姐姐坐下,来点女孩子之间的聊天吧。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杏了,整天待在男生堆里,感觉皮肤都差了好多哦~杏酱有没有在想我呢?”


面对这样亲密的接触还有耳畔的湿热气息,杏不知所措了起来,耳尖也有一抹粉红色。


大概是刚刚运动过后,岚身上的热量在不断外散。这样近的距离里,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耳后,背部和腰间传来的热量。


微微渗出皮肤的汗水,和有力的心跳声,头一次让杏明确感受到,身后的人,是一个即使是在Knights这样的强队里也不会逊色的男孩子。


“岚姐姐…距离,有点近啦……”


杏拍了拍岚环在自己腰间的双臂,有些羞涩和慌乱。一时失察,花瓣从口中落出。


糟糕!


杏匆忙捂住嘴,但花瓣已经落在了地面,被岚正眼看到了。


岚也开始注意到杏的失常。


联系一下地上散落的花瓣和杏的神情,岚也猜出了大概。


“…是花吐症吗。”


岚沉默片刻,声调陡然黯淡。先前的欢快气氛逐渐凝缓了下来。


“诶?…嗯。”


杏还有些反应不及,不明白为什么岚转换了语气,或者说,杏从未见过一直笑靥盈盈的岚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。


“这样啊……也是呐,杏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,又在有这么多优秀的男孩子的学校里,暗恋也是很正常的吧…”


岚装作欢快的语调,努力扬起嘴角但仍旧难掩面上的生涩落寞。


杏不知道哪里出了错,但岚的表情让她心口一揪。

记忆中流转灵动的双眸蒙上了灰尘,仿佛破旧的布娃娃脸上无神的玻璃眼珠。


“那,杏酱可以告诉我,暗恋的男孩子是哪个吗?说好要和姐姐进行女孩子的聊天的,对吧?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哦。竟然让可爱的杏暗恋到结郁成疾…啊,不是八卦啦,是…啊!不对…”


岚开始有些语无伦次。


杏看了一会儿,眨眨眼直接打断了岚,上前一步,直视着他认真地说道:


“岚姐姐,我的花吐症是因为来上学时不小心被一个女孩子感染的,并不是有暗恋的人哦。


还有,比起我,岚姐姐才是需要帮助的人吧,突然说出这么落寞的话,是因为我有什么做错了吗…

岚姐姐,我不太能明白委婉的话语,所以。如果对我有什么想表达的,请一定要打直球。”


少女的眼睛一直坦诚地注视着少年。


蓝紫色的花瓣散落了一地,洋洋洒洒,仿佛下了一场花雨。


岚被杏直白坦率的话语击中,愣在原地,直瞪大了双眼。好看的蓝紫色眸底,映着满地花瓣。


杏看岚还没消化好自己话语的意思,便打算趁着这段时间,好好收拾干净地上的花瓣。


不一会儿,一个身影也蹲了下来:


“我也一起来帮忙打扫吧。”


说着动手要拾起花瓣。


杏急忙拉住了岚的手:


“别!你也会感染的!”然而岚的另一只手已经触上了。


岚看着杏十分懊恼的样子,轻笑了两下,被抓住的手臂顺势向回收,将重心不稳的杏拉入了自己的怀抱。

气流又带起了飞舞的花瓣,不时散落在两人的身上。


“喂!岚!有不满直接说嘛,干嘛这样戏弄我啦!”

杏在岚的怀中稳住身体后,立刻恼羞成怒,抬头冲着岚那张精致的脸嚷道。


嗯,连姐姐也不说了呢。


岚莞尔:

“是杏酱让人家打直球的哦~人家刚刚想要和杏拥抱,紧紧靠在一起,所以就把杏酱拉过来了。”


和杏一样的蓝色妖姬片片滑落。


杏一时语塞。


岚捧住了杏的双颊,蓝紫色眼眸像是能看穿深渊一样凝视着杏:


“杏酱刚刚想问,你怎么了对吧?其实是,人家以为自己暗恋的女孩子有了喜欢的男孩子,就有些颓废。后来杏酱告诉我,有要表达的要直接说出来对吧?那么人家要开始了哦。”


岚停顿几秒,然后认真地看着杏说,

“杏酱,我喜欢你。”


一击即中的直球。


杏的大脑空白了,耳根染上红晕。


但意外地回想起,自己在街头对蓝色妖姬的第一印象,不就是眼前少年的双眸吗。


自己的身体比自己更清楚,自己悸动的目标。或者说,难怪吐出的花朵是蓝色妖姬呐。


自己也真是的,任性地将岚对自己所有好,都硬生生推给了姐妹情吗?说着要别人打直球,直抒胸臆,自己却逃避的厉害呢…


嗯,是该好好正视了哦!


随后岚低下头,吻上了眼前的女孩。


『暗恋者的心意传达到了』


两朵蓝色妖姬从两人相连的地方滑落,交缠着,滚落在地面上。


「花神的诅咒」被转化成「爱之女神的眷顾」


小剧场

 ※人物依旧ooc

※防雷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,,Ծ^Ծ,,


这天,杏和大家在酒店里居住。傍晚时分,杏看见大家互相扔枕头很开心,其乐融融。便向真绪表示自己也想加入进去。


真绪有些为难地回答道∶“被同伴排除在外可不好。嗯…虽然说被排挤在外什么的…但是一个女孩子加入全是男生的枕头大战的情况啊…嗯从方面来讲都很不妙吧…”


杏失落地低下了头(又是“女孩子”,我明明只是想…)真绪有些疑惑地说∶“?杏?”


杏勉强扬起一个笑容,回答道∶“是的呢…对不起…”真绪感觉到杏的不对劲,又有些不知所措。杏转过身,一边往房间走去,一边说∶“那我先回房间了。”真绪有些慌张∶“等…”“喂?!”


正所谓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”现在的状况也是这样。真绪在旁边的青梅竹马—凛月开始从头到尾看得明明白白的。


他在旁边打趣道∶“真~是的。真绪~把小杏弄哭啦~”他用鼻子嗅了嗅,说道∶“好像小杏还没有走远哦?”真绪在一旁吐槽道∶“你是狗吗…”凛月

催促道∶“好啦~快去,快去。”


真绪收到了来自凛月的鼓励,朝着杏的方向奋力跑去。果然,在不远处看见了杏的身影。他大声喊着杏的名字。


杏疑惑地回头,看见了气喘吁吁的真绪。杏看起来有些慌张,先开口道∶“真绪君…”真绪因为刚刚跑了一会,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∶“刚,刚才那个是为了你好才这样想的…不是说不想和你一起扔枕头。”他看起来很紧张,“那个…对不起!”


扑通的声响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。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杏不知所措起来,“真绪君?快起来?!大家的视线都…”真绪坚定的否定道∶“不行…让我好好道歉!!明明杏是我们非常重的同伴,我却…真的非常抱歉…!!回房间去扔枕头吧…”杏满足地笑着说∶“别再把我排除在外了哦。”真绪马上答应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快乐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之后,真绪把道歉的经过讲给了凛月听。来自凛月的吐槽“所以你下跪把人带回来了?”真绪疑惑地说∶“是啊?怎么了?”凛月毫不客气地说道∶“你是白痴吗?”“诶?”真绪显然没有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 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
小剧场

※人物依旧ooc

※防雷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,,Ծ^Ծ,,小短篇

(若是要喷的话请尽量轻一点_(:з」∠)_)


杏在转校的第一天,遇到了一大难题—昵称方面。想被叫做姐姐的岚vs想叫他名字的杏。


岚颇为自信地笑着说∶“呼呼,在你叫我姐姐之前我是不会去上课的哟…🎶”杏愣了一下,接着,灵光一闪,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
她卖萌似的说∶“姐姐…”岚立即转过身,这个人洋溢着粉红色泡泡,“什么事♡”说完,看向杏的方向,愣住了。杏正闪闪发光地盯着他,卖萌地盯着他。


岚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画面,手握拳状掩住嘴。他克制住自己,曾不想红红的耳尖出卖了他此时紧张的心

情。


他妥协地说道∶“咳咳…还是叫我岚吧。”杏几乎瞬间反应过来了∶“岚君。”


所以呢,想被叫做姐姐的岚vs想叫他名字的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杏win👑


小剧场

 ※人物依旧ooc

※防雷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,,Ծ^Ծ,,是小短篇


日向在杏工作时,十分认真地问道∶“我想问学姐一个问题,学姐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?请老实回答。”


听完杏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抬起头,一秒瞬答∶“认真的男生吧。”日向有些生气地说∶“学姐你这也太敷衍了!明明就没有认真思考吧!”


日向赌气似的背过身,过了一会又面向杏,犹豫地开口∶“那…如果是我呢?”


日向微微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,“如果我特别认真的话,学姐会喜欢上我吗?会因此迷上我吗?”


日向的心意都这么明显了,可惜啊,杏是工作脑。杏一本正经地想了想“日向君吗…”说道∶“会啊。”日向整个脸都红透了“什,什么”杏又接着说道∶“日向君的粉丝也应该会迷上认真的日向君吧。”


杏的话像箭一样戳中日向(我就知道是这样!可恶…学姐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!)


杏疑惑地问∶“怎么了?”日向勉强地说∶“没,没事。”


(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为我着迷!)


小剧场

※人物依旧ooc

※防雷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,小短篇


房间里,杏因为工作疲劳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“啪—哒—”传来了开门声。接着传来了熟悉的声音“这次的训练计划大概需要修…嗯……杏?”进来的是大神晃牙。


晃牙看见杏睡着了,弯下腰,看着杏的睡颜。“嗯哼—睡得真熟…”他紧盯不放,有些呆愣着。他傲娇地说道∶“睡得蠢死了。”


虽然晃牙这样说,但他都是众人皆知的口嫌体正直——傲娇(晃牙∶本大爷才不是,别乱说啊混蛋!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狼,笑什么笑!咬死你啊!!!)


他小心翼翼地帮杏盖好被子,不想吵醒了杏,轻轻地关上了门。临走前还温柔地说∶“要保护好自己啊,晚安。”杏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意,还是做了一个好梦,也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
偶像梦幻祭小剧场

※人物ooc

※防雷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,,Ծ^Ծ,,  小短篇


桃李无聊地玩弄着铅笔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向一旁正在工作的杏说道∶“哼哼~话说回来,奴隶二号这么努力的原因是什么啊?成为制作人有那么重要吗?”


杏沉思了一会,说道∶“嗯……我想要看到大家的笑容,站在舞台上努力的大家,是真的非常的耀眼。站在舞台上所看到的景色也是不一样的吧。”


桃李笑着说∶“那奴隶二号也成为偶像吧🎶虽然是没有玩可爱的啦~”


杏认真的说道∶“那可不行啊,我只是想要看到你们的笑容啊。”杏停顿了一下,嘴角上扬,面带笑容接着说∶“而且,不做制作人的话,就无法看到桃李君可爱的笑容了。”


桃李脸一红,又抬头自信的说道∶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了奴隶二号成为最顶级的偶像吧。为了让全~世界都能看到我像是天使一样的笑容★”


杏依旧笑着配合道∶“嗯,我很期待呢。”